今天是: 泰安市图书馆欢迎您!
网站首页
图书馆概览
服务指南
新书推荐
政务公开
数字资源
泰山文史
在线咨询
 
 您的位置:首页 - 泰山文史
 
周郢话说泰山历代奇案 :贪官铁像奇案(一)(二)(三)
2020-06-06 阅读次数: 78

铁像何来

 

民国二十二年(1933),泰安城中来了一位风尘仆仆的文雅秀士,此人便是京剧大师梅兰芳的良师益友齐如山。他这次出行的目的,是为寻访各地有关京剧的遗迹。

他到了泰安之后,先拍摄了山上山下的几处戏楼,然后便直奔泰安城外的包公祠。这座包公祠,坐落在泰安城西门外的瓮城之中。为什么包公会被供奉在泰安城中呢?这是因为早在宋金之际,包公被人们奉祀为“东岳速报司”,也就是泰山阴司中的审判官,因而被建祠供奉在泰山下。

在宋元话本中又被传说他 曾任奉符令,也就是泰安县令,更被视为泰安清官的代表。祠中不仅敬奉包公 的坐像,还把清初两位曾任泰安知州的清官良吏傅振邦与张迎芳陪祀左右,包公祠成为一座泰安清官祠。当齐如山恭敬拜谒完包公塑像后,接下来看到的场景却使他惊异万分!只见一个人长跪在包公祠前,双手举起,姿势怪异。仔细一看,这个人乃是用生铁铸成,手中托的是一对硕大元宝。胸前铸有铭文,大书三字—冯汝骥。

 

齐如山饱读诗书,对包公戏更是如数家珍,但看到这尊冯汝骥的铁像, 不禁顿起疑惑,他不记得哪出戏中有此角色,更不知他为何跪到包公祠前。困惑间,便来至祠旁一家“道生茶庄”,向茶博士探其端详。茶博士见来人问铁像来历,兴顿起,娓娓道来:“客官,你问这个铁人, 并非他人,乃是我们泰安县以前的县大老爷,名唤冯汝骥,至于他为何长跪祠前,这可不是三言两语便可道明的。

你且听我慢慢讲来!”

才干知事

 

话溯民国三年(1914),泰安新上任一位县知事。此人三十开外,身硕体胖,大脑门下的一双大眼露出精明之光,行动举止又显出俯视一切的自信。此公姓冯名汝骥,字申甫,河南祥符县(今开封)人氏。他在北京国子监卒业,学成后早入仕途,此时虽年仅三十七岁(此年龄根据泰安市档案馆藏《泰 安县塾师讲习所第一期师生毕业同学目录》),却已出任过直隶东光、柏乡知 县与滦州知州,入民国后又被委任泰安县知事。他做事精明干练,具有丰富的施政经验。当时泰安方经过由逊清入民国的变革,头繁事杂,冯汝骥新官上任,却经管得井井有条,滴水不漏,让县民暗暗称奇。

接下来冯知事还干了几件益乡益民的善政:扩建岱麓小学堂,推广新式教育,不时亲巡学生课业。他善楷书,有一次亲自书写“大仿”数帖,供学生临习;重视饱学之士,对教育 前辈、前清举人葛延瑛十分礼重,亲自登门求教。他见城中孔庙荒坍已甚,赶紧找来泰安士绅领袖杨玉成、钱奉祥二人,说:“不重道则不足以正俗,不崇圣则不足以重道,修庙的事务怎么可以缓办呢?”他积极筹措资财,重修庙庭。

此外他还重修了泰安县署前的照壁,并添设东西两个便门,将废弃的马场 加以改建,把宽阔的地方拓为庭院,在敞亮的地方修建轩亭,垒起假山,浚疏 池塘,遍植牡丹、槐、柳。文学名家林纾命名此处为“枕岱轩”。这是泰城有史以来第一座公园。

正因冯汝骥上任伊始有此一番作为,赢得时人的好评美誉。前任泰安府知 事李汝谦在为斗母宫写对联时,专门在跋语中赞美冯汝骥:“祥符冯申甫先生出其余绪,遂睹政通人和,百废俱兴之效,名山胜迹,亦焕然矣。”林纾更在 《枕岱轩记》中称誉这位冯知事“伉爽(刚直豪爽)而强济(精明干练),与余论吏治,洞中民隐”,又说他“令泰安二年,甚有称绩,民怀吏畏”。

寓居泰安的名士赵尔萃也撰碑赞美冯汝骥:“尊道重德,实维冯公。” 如果后来冯汝骥在泰安的治理不易初心,那么他也许将被视为循吏良臣, 被附祀到包公祠庙堂之上。可接下来的事态发展,却远远出乎人们的意料。


 

验契风波

 

就在冯知事雄心勃勃,实施其治县新政时,民国三年(1914)元月,袁世凯北洋政府颁布一道命令,下令“验契”(又称税契)。所谓“验契”,乃是要把全国民众所有的土地、房产契约送交官府重行检验,每张交查验费一元, 注册费一角。查验无误后,把新条文纸与旧契黏合在一起,加盖县印,方成为合法契约。

如果不办理验契的,那么其房地产便视为非法,官府可下令将 其没收充公。本来民初除田赋外,又增征各种附加税,已让民众困苦不堪,这次又行验契,验契税和查验的苛扰都转嫁在民众的身上,更是引起全国广泛不满。各地民变频频发生,直隶、甘肃、云南、河南、奉天、广东等十数 省都发生了反验契斗争,乐安县甚至发生捕杀县知事王文禹的碑寺口事变。许多官吏怕境内生变,谨慎小心,致验契进展缓慢,纳钱甚少,遭北洋政府严词申饬。 

与上面的官吏不同,冯汝骥将验契视为向上司表现立功的绝好时机。他接到谕令,便广发告示,命令县民限期办理验契手续,并派衙役威逼紧催。当时泰安县有十多万户,每日进城办理验契的不下数千,在办理时要交纳契纸费、手续费,为了顺利查验,还得向县役施以贿赂,加上往返路费、住宿费,开支不小,县民困苦不堪。

而承办验契的几个县吏,更是狐假虎威,任意改动契税办法,多收加收;并且限紧时日,下令纳税人在期限内办理完毕,不得逾期,使四乡八隅乡民连夜排队挨号。更可气的是,由于税款是以银圆计算,在冯知事的授意下,县吏还串通银号让银圆涨价,进一步坑害乡民, 中饱私囊。 

经过这一番折腾,不仅县中贫农不能聊生,就是士绅也未免被敲诈骚扰, 人们无不对冯汝骥一伙恨之入骨。一夜之间,泰城中纷纷传唱起民谣:“冯汝骥坐泰安,土地加税房扣捐。”“冯坐泰安二年多,刮走地皮几火车。”“冯汝骥他娘咽了气(验契谐音),老百姓都送吊丧费!”真可谓天怒人怨。

冯汝骥这番卖力的表现,大大得到上司的赏识。财政部特别颁布训令:“山东民政长田文烈电称:东省验契一案,泰安县知事冯汝骥猛厉进行,两月中遂验十余万契,收洋十二万元,请优予奖。”大总统下令奖金质单鹤章给冯汝骥,并发劳绩金一千元。

电令传来,冯知事一伙弹冠相庆,得意非常。却不 知他的倒行逆施,早惹恼了一位地方耆老,由此闹出了一场京控大案。


 

 
 
泰安市图书馆版权所有 All Copyright by Taian Library 鲁ICP第1234564号
地址:山东省 泰安市 泰山区 望岳西路1号 电话: 馆长信箱:
您是第: 11115482 位访问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