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 泰安市图书馆欢迎您!
网站首页
图书馆概览
服务指南
新书推荐
政务公开
数字资源
泰山文史
在线咨询
 
 您的位置:首页 - 泰山文史
 
周郢话说泰山历代奇案:岱庙三宝奇案(四)
2020-05-29 阅读次数: 70

大盗落网

 

上面说到民国三十二年(1943)岱庙失盗,这一次可是损失惨重。根据道、 县两署查验的结果,岱庙五十七箱古物共失没二十一箱,另有九箱部分物品被 盗,共计一百二十六件,这其中就包含前面所述的温凉玉圭、黄瓷葫芦瓶。除此之外,还有如下古物也在失没之列:雍正御笔“岱封锡福”“福绥海宇”绫匾二幅,乾隆御笔《重建泰山神庙碑文》绢书一幅,乾隆仿洋磁铜盾开光龙山水方瓶大小各一对,乾隆黄地五彩高颈瓶一对等,无一不是精品、珍品。 

官府接案后认定,“经管锁钥人及看守夫役等,实有重大嫌疑”,命令将 诸人分别拘押,严加审讯。被侦办人员列为重大嫌疑对象的,便是岱庙道士尚 士廉。 

这位尚道长名士廉,字志洁,幼时家贫,十一岁入岱庙拜老道宋纪昌为师,成为全真龙门华山派第二十二代弟子。泰山古物董事会成立后,他被任命为事务员。泰安沦陷期间,他一直看守岱庙,守护国宝。日军企图盗走灵应宫铜像、铜亭及碧霞祠铜瓦,他联络泰安士绅上书伪省公署,阻止了这一阴谋。这是一位爱国爱教的道长,岱庙库房的外门钥匙便掌管在他手中。侦缉队觉得尚士廉既然钥匙在手,那么一定是他监守自盗了,于是不由分说,一条铁链将尚道长锁上,押回警局,老虎凳、辣椒水,大刑伺候。可是尚士廉就是不承认,他给出的理由很简单:“贫道无家无业,无儿无女,自小依庙为活,偷去这些宝物又有何用?再说,我掌管的只是外门钥匙,纵然私开了外门,里屋却 也进不去,除非我练成穿壁神功!”

 侦缉人员听了,觉得有些道理,再讯问掌里门钥匙的石景春,也是同样的回答,丝毫得不到有价值的线索。这时侦缉队有个老手,颇有办案经验,便细细查问所有曾进入库室的人。

经这一提醒,尚、石两人不约而同地想起一个人 来—那是去年十一月的一天,岱庙闯进一人,此人来头不小,提起他泰安无人不惧怕,因为他是泰安县的特务头子—县情报室主任杨安一。这一天他说奉上司之命,要入室查验古物,命二人交出库房钥匙。二人只得应命,但怕古物有失,都在房门把守。片刻工夫,杨安一便走出库门,把钥匙分别交还,说保管很是妥善,又问了一下此处晚间是否有人看守,听到否定的回答,便“哦” 了一声,匆匆离去。

侦缉人员听到这一细节,心中暗想,莫非问题出在这钥匙上。他们便取来内外两把钥匙,放在放大镜下细看,竟然都在细缝里发现胶泥的残痕!怪不得库室封锢如旧却宝物尽失,原来钥匙已被人复制了,嫌疑人便指向杨安一。县知事张光沐得到侦缉队密报,说是情报室主任杨安一有重大嫌疑,不禁倒吸一口凉气。这杨安一虽是他的下属,却大有背景。杨原籍山东武城, 是道尹杜中的亲信。杜中是山东夏津人,早年在日本留学,归国后任教东鲁中学,杨安一便是他的门生。泰安沦陷后,杜中攀附日军,获得泰安道尹的 高位,杨安一听到这个消息,急忙前来投奔。

由于他各方逢迎,钻营有术, 很快就被任命为县署情报室主任,负责调查秘密情报,捕拿反日分子,成为炙手可热的特务头子。被他迫害、勒索的人不计其数,其中他曾以参加“八路军”为罪名将颜张乡民韩姓查扣,敲诈大洋三百五十元后才肯放人。说到杨安一和他的情报室,泰安人都为之色变。由于其是杜道尹亲信,县知事平 时也不敢招惹他。所以张光沐闻听杨安一有盗窃嫌疑,不敢自专,急忙赶到道署,向杜道尹请示。杜中听到禀报,心中暗暗吃惊:前几日这小子还以报告舆情为名,前来打探盗案动静,莫不是他惹出这桩大祸,口中却连说:“杨主任一向奉公守法, 当不会如此胆大妄为。”当即传话让杨安一火速来见。

 杨安一租住的房子在泰城新民街(即今通天街),他有一情妇,后来还生下一子。两人带着孩子经常在街上晃荡,泰城居民无人不识。这时公署差役来到其寓所,却见大门紧闭,一家人早已不知去向。杜中再命人破开房门, 只见里面一片狼藉,分明是举家逃遁。听到这种情况,杜中也不敢再公然庇护,只好报告省长唐仰杜,行文省警察厅,请全省通缉盗宝嫌犯杨安一。印 有杨氏一家三口的通缉令贴满省内各道、县,失窃古物照片也分发至各地警察局。 

通缉令一下,各地警察与便衣队不敢怠慢,纷纷出动。因为案由为古物,各处古董行便成为排查重点。他们首先在临沂县的古玩店中查出一宗玉器,经过照片比对,初步认定是岱庙失物。 

经过排查,这些古物系辗转出自 一个名叫杨凤岐的人手中,此人是临沂县公署的差役。再密查他的身份,竟是杨安一的本家兄弟,前时曾来泰安投奔 杨安一,与安一同吃同住。过了一段时间,他被安一举荐到临沂谋了份差使。此人公余经常与此地古玩行走动,不时出手些古物。临沂警察局便以县署有事 为名骗出杨凤岐,然后突击搜查了他的住所,果然搜出几件尚未出手的古物。警方当即在县署将杨凤岐捆住,一阵痛打,杨吃痛不住,被迫招认参与岱庙盗宝之事,并供出主谋正是杨安一。那杨安一隐匿何处呢?

据杨凤岐交代,杨安一事发后逃至禹城县亲戚李姓家中匿藏。等警察局发电给禹城警局前往捉拿时,杨安一却先一步听到风声, 再次潜逃。警方再赶到其第二个藏匿地点禹城第三区窦庄,竟也是人去楼空。

正当警方为缉捕不到主犯而无法交差时,民国三十二年(1943)六月十六日, 从第三区区公所传来消息,在该区周家柳庄南发现男女二人,携一幼童,催车急行,形迹可疑。警局连忙下令将其扣押,待押回县局一审,不是别人,正是通缉令中的杨安一一家。

 因事关重大,警署把杨安一直接押送到省公署,伪省长唐仰杜亲自审问。杨安一被绳捆索绑,押进大堂。抬头一看,只见高高公案背后,坐着一位一脸阴沉的老官僚,正是唐仰杜。他的左右,一边是警察厅长,一边是记录员,下面侍立着手持黑红棍的数十名军警。杨安一一见这阵势,先自惊惧万分。只听唐仰杜用手一拍惊堂木,用阴狠的口气喝道:“杨安一,你是如何盗窃岱庙古物的?快给我从实交代!”杨安一还试图狡辩,唐仰杜也不再问话,给旁边的 警长一个眼色,只听警长大声喝道:“看来这小子还未醒酒,快带他去清醒清醒!”两旁军警齐声应命,立即把杨安一拖到刑讯室,各刑齐上,直打了个血肉模糊。

这下杨安一实在挺不住了,断续交代了自己的作案过程:杨安一来到泰安后,便听人说起岱庙库房内的古物价值连城。过了不久, 他找了个情妇冯宋氏,为她买衣服,打首饰,花费了大把银子。他在县公署的 俸禄根本不够,便利用情报室职权对周边商户进行敲诈,动辄声称他们“通 共”,押到情报室刑讯,用这种办法弄到一些钱物, 可也远远不能填满他的欲壑。后来,冯宋氏又怀了孕,生下一子,这样花销便更大了,杨安一便想另谋财路。 

他想到的这个财路便 是盗取岱庙藏宝。于是杨安一先以检查古物安全为名,分别向石景春、尚士廉索要到保管室的内外门 钥匙,并乘二人不备,将钥匙压在事先准备好的胶泥上,接着用泥模配制了 钥匙。他伙同其下属情报 室情报员朱海元先将进出路线看好,并准备好一应行窃用具,准备疯狂盗宝。 

民国三十一年(1942)一月,一个奇寒的冬夜,岱庙库房前潜入几个鬼鬼 祟祟的人影,这伙人便是杨安一的同伙杨金炳与朱海元,他们来至库房,用配 制好的钥匙轻易打开了内外库门,进入室内,将箱中古物取出若干,搬上外面 接应的车辆,转眼消失在夜色中。过了几天,杨安一见外面毫无动静,胆子 便大了起来,和同伙孙齐光又去库房偷出一批。这样两三个月中,杨安一一 伙先后进出岱庙库房十三四次,窃出古物达二十余箱一百二十六件之多。这 些古董多半被秘密运往各地变卖。 

待到失盗的事情暴露,杨安一仍然毫不在乎,照旧出入县署,应卯理事。后来他从杜中处探听到警局要挨家搜查,这才慌了手脚。他先把沉重不好外 运的香炉、五供等件,让情妇与兄弟杨凤岐连夜扔到运动场井中,未及扔的香炉两件,送到下西隅亲戚乔张氏家匿藏。刚处理好这些事情,杨安一便听说井 内古物被人发现,以及尚士廉等供出自己启门入库之事,于是他急令同伙各自 潜逃,自己带着姘妇幼子,乘着夜色,逃往禹城。在禹城未过几日,便见警车 四出,心知不妙,连忙再雇车辆,想转移外省避祸,刚上路就被警方抓了个正着。至此,岱庙盗宝案主犯落网。

 
 
泰安市图书馆版权所有 All Copyright by Taian Library 鲁ICP第1234564号
地址:山东省 泰安市 泰山区 望岳西路1号 电话: 馆长信箱:
您是第: 11116307 位访问者